<b id="bkyio"></b>
    <source id="bkyio"></source>

      1. <video id="bkyio"><big id="bkyio"><u id="bkyio"></u></big></video>
        <source id="bkyio"><mark id="bkyio"><u id="bkyio"></u></mark></source>
          <button id="bkyio"><dd id="bkyio"><div id="bkyio"></div></dd></button>
        1. <u id="bkyio"><sub id="bkyio"><dl id="bkyio"></dl></sub></u>

        2. 我與原子有個聚會——復旦大學化學系岳斌教授來我校做講座
          2017年01月1日 發布人:發布人:辦公室 撰稿人:撰稿:佚名 攝影:攝影:現教中心

          化學老師也懂“情懷”

          “我最喜歡的是《春江花月夜》,讀起來有點像《天河》”來自復旦大學化學系的岳斌教授這樣說道。岳斌老師開篇用的不是高大上的化學公式,不是從未見過的稀奇概念,而是用一種“情懷”將所有的同學吸引。“我也喜歡歷史。歷史上說盤古活了三萬歲,我一直思考這個問題。后來發現北歐神話也有相似的說法,于是我把三萬除了365,結果七八十歲,看來古人一天為一歲。可見我人類對于一歲的認識也是有階段性的。”

          這還不算完,你知道為什么“何當共剪西窗燭”那么美嗎?因為蠟燭燃燒的時候,會產生無數納米級別的鉆石。“想想,每次點燃蠟燭都是不計的鉆石在燃燒,這恐怕就是我們對于燭光晚餐那么渴望的原因了。”岳斌教授不僅這樣說,還將同是復旦大學畢業現在英國任教的一位教授所做的實驗圖片拿出來,“有圖有真相”,蠟燭火焰之內真的有納米級別的璀璨鉆石。

          “大力出奇跡”的諾貝爾獎

          “兩位俄羅斯裔的英國的物理學家用了一塊規則的石墨片,拿粘膠紙貼在身上,再拿一張貼在石墨片上,然后······”(合掌撕裂狀)“最終搞出了單層石墨烯。兩位物理學家最終也拿了物理學獎。”岳斌教授說,這是科學界引為笑談的一件趣事,力量大也可以拿諾貝爾獎,雖然兩位物理學家手拉脫臼了。單層石墨烯,也就是單層的石墨片層,是已知最薄的材料,其厚度就只有一個原子直徑的大小,擁有令各位科學家十分好奇的理化性質。岳斌教授所舉得所有例子都是高中的我們所熟悉的概念知識。讓我們既熟悉又好奇,深入淺出地展現了化學作為一個基于實驗的求是科學的魅力。

          令人驚嘆的特殊結構

          見過堿金屬作為陰離子的物質嗎?NaNa,CsNa,Na都是做的陰離子(( ⊙o⊙ )千真萬確)這還不算完,我們所熟知的最小的陰離子【H】-已經被打破了,現在出現了更為神奇的電子鹽,以電子作為陰離子(( ⊙o⊙ )不是金屬單質哦,是鹽,是鹽!)還有新的機械鍵,不考化學鍵結合,而是兩個化學物質通過鎖扣的物理方式結合,是分子馬達的結構基礎。(這種馬達轉速高達每秒上千萬轉,其研究者也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是不是感覺世界再一次被顛覆了?

          形象生動的化學解釋

          我們學習了那么久的化學,我們對于各種化學鍵總感覺縹緲不知所云。微觀世界的陌生是化學學習時我們難以理解知識的一個障礙,但是在岳斌教授圖文并茂的解釋下,你一定能夠對各種化學鍵有更深刻的認識。

          作為《十萬個為什么》的副主編之一,岳斌教授并不像我們現象中的那么高冷,而是如同《十萬個為什么》一樣和藹,親切,幽默,自謙。“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說得就是這樣的良師。

          上一篇: 招標公示
          久久精品视频手机版观看